金沙39159游艺场官网

今年开始才是决战——K12网校战役的爆发

时间:2019/08/09 浏览量:1605

在广告行业普遍不景气的这一年,在线教育震惊了整个广告行业。特别是各大K12网校,决战在线教育的千亿美金市值。

 

      根据飞进科技了解到的消息,学而思、猿辅导在Tencent和头条系分别消耗了数亿元广告投放,帮助Tencent、头条教育销售团队提前完成了一整年的KPI,此前被行业认为最不缺流量的作业帮,也同时在多平台投放了广告。在线教育“三大金主”每一天的广告投放,平均达到1000万人民币。

 

      今年夏天,「K12网校」大战全面爆发。

1565322780976.jpg

      6月27日,学而思网校召开“49元暑期试听课”开班动员大会,好未来集团多位高层亲临现场动员。“这是学而思发展17年以来的第三场关键性战役。就像当年滴滴打快的、支付宝打微信、摩拜打OFO,这一次,大家要跟猿辅导等九家在线教育企业一起打。”

 

      破釜沉舟的誓师背后,学而思的作战行动似乎并没有跟得上决心。
     “这场暑期招生战,学而思此前可能并不打算参与,直到6月份才启动,显然有些仓促应战。此前储备的4000多个全职辅导老师,很难支撑暑期集中性的大规模获客,为此,学而思临时招募了1000名兼职大学生,又从济南抽调100位辅导老师空降北京总部,两人一个宾馆标间,all in即刻开启的暑期网课。”一位教育企业战略官这般说到。

      紧接着,一系列“海陆空”式的广告轰炸开始:线下机场、公交站、高铁、楼宇广告,线上微信朋友圈、抖音、今日头条、广点通、电视剧冠名。据透露,学而思网校截至今年暑期结束的广告费用,预计会飙到10亿人民币。

     “学而思的仓促应战和集中火力招生,可能是为了阻击猿辅导。上半年,好未来一直在调整组织架构,相当于整个春季招生送给了猿辅导,等到学而思开始备战暑假,猿辅导的标已经完成了。”据一位教育企业市场负责人分析,“去年学而思网校在投放上的策略比较激进,但最后的推广转化率不及预期,很多人觉得今年应该有所收紧。结果,今年暑期不降反升,这场仗太重要了。”

 

      加入这场“军备竞赛”的不只学而思,还包括学而思视线中的其他九家在线教育独角兽:猿辅导、作业帮、掌门1对1(掌门优课)、一起科技(一起学)、作业盒子(小盒课堂)、VIPKID(蜂校)、有道精品课、企鹅辅导、跟谁学。

 

       以学而思网校的头号劲敌猿辅导为例,猿辅导今年仅抖音上的投放就达到一个亿人民币,加上广点通、微信、头条系的线上多点投放,猿辅导截至今年暑期结束的招生投入,累计达到4-5亿人民币。

 

       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目前的这场暑期招生战中,十家在线教育企业的投放总额达到30-40亿人民币,学而思网校、猿辅导、作业帮等不止一家企业的暑期招生突破100万人次,学而思网校1-5年级春续暑的续报率超过90%,猿辅导超过80%。

 

      这意味着,在线教育发展至今,线上续报率第一次打平线下,也是第一次,单体在线教育企业的学员招生总数突破100万人,在线教育企业“入口课”整体招生规模直逼1000万人次,暑期整体广告投入接近过去三年的总和,在线辅导参培率开始冲刺10%,一个千亿美金市值的在线教育企业即将突围,这在在线教育行业、乃至整个教培行业的发展历程中,都是空前的。 

 

     “若干年后回顾这场仗,规模之广,力度之大,投放之疯狂,会在在线教育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。”一位投资人这样评价。

1565322789590.jpg

争夺“千亿美金市值”入场券

 

      “这一赛道撑得起一家千亿美金的超级大企业。”多位投资人都发表了这样的言论。

 

      据教育部统计数据,整个K12年龄段的学生有近2亿,即使按在线教育10%的参培率计算,潜在学员用户数至少2000万。大班课的客单价在3000元/年,平均每人报1.5门课,每人每年的消费就是4500元,网校班课的市场规模总体近1000亿。按目前已上市教育企业的市销率来算,一定会产生1000亿美金市值的企业。

 

      1000亿美金市值的第一道坎是100亿营收。以学而思网校和猿辅导目前的营收及增速计算,学而思网校去年的营收约30亿人民币,今年预计达到50-70亿,明年预计做到100亿;猿辅导的去年确认收入约15亿,但猿辅导收入增速更快,大约在4倍左右,按此发展速度,两三年内,达到100亿的营收似乎也并不困难。

 

      “大班课拥有在线教育中最好的盈利模式和财务模型。”一位二级市场分析师先容,“大班课的毛利能够达到 50%-70%,硬成本占总收入的比例很低,伴随获客成本的降低,边际效益显现,规模化的盈利能力会越来越好。”他认为,“今年的两个关键性突破值得关注——至少四家企业的暑期体验课学员招生数突破100万人、线上90%的续费率打平线下,这两个数据指标,验证了在线教育参培率的快速上升。”

      在线教育的可怕之处还在于,正在并且还将加速蚕食线下。

      对于以线下起家、目前还以线下为主营业务的好未来(学而思)来说,如果网校这一仗没打好,输的将不仅是线上,而是整个学而思,学而思的线下业务也会被新的在线教育巨头一点一点吃掉。

 

       同理,如果是在线教育企业中的某一家成为霸主,无异于再造一个新的千亿美金教育巨头,开启继新东方、好未来之后的新时代,这也是所有在线教育企业愿意孤注一掷的核心。
以目前在线教育的发展速度,终点似乎并不遥远,看到趋势的企业蠢蠢欲动,纷纷涌入:

线下,传统教培巨头加码“网校”业务,于是有了学而思线下线上的左右手互搏,有了新东方在线“大换血”、俞敏洪任命孙东旭重整新东方网校业务的壮士断腕,有了朴新教育成立“朴新网校”、精锐成立“巨人网校”、卓越教育成立“果肉网校”。

 

      线上,以少儿英语1V1为主营业务的VIPKID启动“蜂校”、以1V1在线辅导为主营业务的掌门1对1推出“掌门优课”,以工具类产品起家的一起科技、作业盒子推出“一起学”网校、“小盒课堂”;互联网巨头对于网校的布局也早已开始,网易有道“有道精品课”、Tencent“企鹅辅导”、字节跳动“清北网校”。

 

      赢者通吃、弯道超车,抑或出局

 

      K12 学科辅导在市场拓展上有着非常强的季节性。暑假是获客的关键,暑假期间的用户增长几乎决定一整年的增长趋势。从竞争的角度来说,暑假是全年唯一可以和同行缩小或拉大差距的机会。

 

      “今年或许还有一个窗口期,存在各种变数,但今年之后市场格局可能就完全锁定,暑期的竞争必然十分激烈。参战的都是独角兽,都在去年拿到了大额融资,今年暑期这一仗打得好的,还有可能拿到新一轮的融资续命,打输了的,要么慢慢回血,要么出局。”一位业内人士分析。

 

      在是“生”是“死”的问题上竞争,战况就显得尤为激烈。

 

      哪怕是200亿美金市值企业的创始人,也需要亲自参与到这场战役里。“学而思一直在盯着猿辅导,从投放策略、定价策略到服务体系。张邦鑫亲自买了猿辅导的暑期体验课,还将辅导老师的服务流程截图给网校团队,亲自研究猿辅导在抖音的投产比。”一位业内人士透露。

 

      以前的互联网大战都是按“年”打、按“月”打,到了今年在线教育这场仗,已经到了按“天”打的程度 —— 学员续报率的数字就像心电图一样按小时监测、按天数统计。今天猿辅导放出“49元入口课”的策略,明天十家企业就全部打出49元定价。今天学而思小学的续报率超过猿辅导、明天猿辅导高中的续报率又反超学而思,在一些关键数据指标上,大家都在争第一。

     另一位教育创业者却并不认同在线教育“赢者通吃”的观点。

 

     “在线教育和其他互联网行业还是有区别,平台模式容易一家独大,但教育本身具有服务性消费品的属性,网络效应并没有那么大,并非只能选择一家,千差万别的用户需求产生多种选择,就像你习惯使用苹果手机,但也有人钟爱HUAWEI、OPPO。”

 

     “只不过,教育相比于一般消费品来说,决策成本更高,所以在线教育确实是集中度较高的721行业,能‘吃肉’,谁也不想‘喝汤’,但如果连喝汤的资格也没有,你就只能出局了。”上述这位创业者说道。

     “爆发”即结束,K12网校的赛场,似乎再难有新机会。

1565322800275.jpg

     但也有一些观点表示未必,一位近期离职做网校的高管认为,“当年摩拜和ofo打到头破血流的时候,所有人都觉得共享单车不可能有机会了。但后来,哈罗单车从下沉市场中突围,反攻一二线,最终让‘小蓝车’占领了城市,成为最后大赢家。”

 

        “厦门新东方的中学业务一年有5亿元的收入,但厦门学而思的收入可能只有一两千万,深圳学而思每年有十几个亿的收入,但深圳新东方大概只有一个亿。”一位下沉市场的网校创始人说,“对于一二线以外的地域而言,先把当地市场的密度占领,后面的就很难有机会,教育行业的‘马太效应’很强。”

 

     另一位网校创业者也表示,“大家其实不怕学而思,大家的对手更多是当地的线下培训机构。学而思数百万的49元低价课学员,其中更多是冲着学习材料、大礼包去的,所以转化率上不去,猿辅导的价格便宜,所以转化效果好些。根据近几年的观察,大家觉得学而思未来的战略可能是,一二线城市主打学而思在线,转化线下学员,下沉市场推学而思网校,再把价格压下去,跟猿辅导PK。”

 

      相比于一二线巨头的烧钱大战,下沉市场似乎不依赖“高举高打”。回归“地面”获客,或布局独特的获客入口,也成为后继玩家正在探索的路。

 

      一位创业者表示,做下沉市场,要有扎根的能力,如果融资进来,与其用来烧钱做投放,不如用于本地化招生。

 

       “东方优播就是一个例子。”一位投资人说,“依靠几年来地面体验店的累积,东方优播在三四五线城市快速扩张,伴随接下来新东方在线 all in 网校,东方优播并入,新东方在线依靠“新东方”三个字在下沉市场的品牌溢价,以及东方优播地面获客的能力,或许还有机会。”

一二线争霸正焦灼,下沉市场也暗潮涌动。

 

       高途课堂、星火网校(星火教育旗下)、果肉网校(卓越教育旗下)、盐课堂、爱总结网校(原柴森物理)、巨人网校、梯方教育、鲸溪网校、思跃培优......一大批扎根三四五线城市的网校项目,也正在进行着激烈的“街头巷战”,暗自角力。

 

      2019,在线教育的战火终于从020、在线一对一烧到了K12网校,当年的千团大战、网约车大战、共享单车大战如今的K12在线辅导混战,互联网行业的寡头战争,也终于打到了互联网教育行业。

 

      在这个夏天结束之前,推广转化率的那道“生命线”或许是检验暑期大战的分水岭,但绝不会彻底终结战局。在整个在线教育市场的参培率还未达到10%以前,网校巨头们的厮杀还将继续。而这场大战的结果,也将催生一家千亿市值企业的到来。

 

       去年以前都是练兵,今年开始才是决战。这将是改变在线教育行业格局的100天,每一天都非常“精彩”。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